CO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COC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场舞草根化生存烦恼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3:52 阅读: 来源:COC厂家

广场舞“草根化”生存烦恼

商业化、社团组织化是出路?

“得大妈者得天下”,这已是广为流传的经济热句。大妈哪儿找?商家遥指广场舞。相关数据表明,目前国内广场舞爱好者人数过亿,40岁到65岁的中老年女性是绝对主力。

中国大妈的圈层力量大到什么程度?你很难想象,知名广场舞团动辄坐拥数万粉丝,上传视频点击量轻松破亿,足以秒杀绝大多数专业的制作机构。

“美久”舞旋风

美久广场舞,这个来自河南漯河的广场舞团队已是不折不扣的明星。在百度视频的舞蹈队排行榜中,其排名高居第二。而《金证券》记者百度搜索“美久广场舞”,截至8月27日共出现13819个视频。其中一首《蓝月谷》 点击量达到6.6万次,不少视频的点击量破万。

“2010年我上传第一个广场舞编舞视频,现在大概有六七百个了。前段时间,有朋友统计后告诉我,美久广场舞的视频点击量超过一亿,我都惊呆了。”团队组织者、领舞周晔宏告诉《金证券》记者。

她介绍,广场舞起步于中小城市,蔓延至农村,最后席卷一二线城市。2006年周晔宏开始接触广场舞,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机缘巧合之下,她结识了另外七个志同道合的姐妹,然后成立了美久广场舞团,意指“美丽、长久”,八姐妹平均年龄45岁。

网络是广场舞团走红的强力催化剂。由于编舞时尚、风格动感奔放,加上美久经常以红加黑的服饰搭配亮相,她们将视频传到网络上后,立即引发网友的广泛关注。《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目前美久粉丝众多,QQ群开了20多个,群友达到数万人。前不久尝试着玩微信,短时间内便吸引了几千位粉丝。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大妈是铁杆粉丝。近几年,经常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她们赶赴河南漯河,切磋“舞”艺,交流心得。以至于美久不得不在团队另设了一个联络员,专门负责接待。

代言新“富矿”

坊间流传着这样的段子:今年6月月初开始,每天5点下班前后的半个小时里,在洛阳一家城商行的银行大堂里,员工们被要求听着凤凰传奇的《自由飞翔》,和行长一起跳广场舞,以吸引居民目光,从搭讪开始兜售业务的第一步。尽管不知真假,但有网友戏称“目标精准、手法有效”。

一“舞”成名的美久,同样受到各路商家的觊觎。起初有公司给美久赞助舞蹈服、舞蹈鞋等相关用品,到后来当地开发商也闻声而来,塞给跟着美久跳舞的几百个大妈每人一件企业文化T恤衫。据说,大妈们并不反感成为“活广告牌”,不跳舞的时候,有人也会穿着广告衫买菜、逛街。

广场舞愈来愈热,商业代言也找上了美久。去年,周晔宏与韩国知名化妆品品牌兰芝签订代言合约,早前她还代言了一家湖南舞蹈服品牌。“说实话,跳广场舞、编排舞蹈传到网上,都是因为个人兴趣,这些商业活动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她对《金证券》记者说。

至于代言费,周晔宏表示“与企业签订了保密协议,不能说”。但她不无自豪地透露,那家舞蹈服企业,2002年的销售额不过三四百万,自己代言后去年已经蹿到1000多万了。前不久公司负责人还对她说,今年做到2000多万不成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周晔宏还被20多位网络歌手邀“舞”,“他们有了新歌,就会请我编排个舞蹈,美久跳了后传到网络,能够立即引起大家的注意”。这几年美久几度登上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综艺节目舞台,有时就会选择这些网络歌曲跳,经常惹得点击量狂增。“我跟这些歌手开玩笑,相当于给你们做了把植入广告。”

起初周晔宏为歌手编舞并没有费用概念,后来每支舞会收个几千元的费用,包括8个人的服装、化妆、后期制作等费用。由于精力有限,她一般一个月也就编两三支舞。

社团化生长

因为有金融机构工作的背景,对于广场舞的商业化运作,周晔宏显然醒悟得更早,也看得更远。

她告诉《金证券》记者,之前有邯郸的舞友专程过来取经,也向她诉了不少苦。据悉,这位舞友对广场舞同样抱有热情,一度有200多号人跟在后面跳。可是,起初的兴奋、新鲜感过后,她开始感到筋疲力尽,“自己要编排舞蹈,每天推着笨重的音箱,有时还涉及服装统一这些问题。虽然家里条件也不错,但时间长了,只是往外付出、投入,心也冷了。”

她告诉《金证券》记者,美久发展之初也是自己一肩扛,后来有商业赞助后才形成良性循环,也才可能对团队发展有更好的规划。“我形容广场舞是‘在音乐中散步’,谁也不知道广场舞的大潮什么时候会退去,但3-5年应该还能保持这种热度。”

她承认,广场舞爱好者人员参差不齐,因为扰民等问题广场舞饱受争议,这需要全社会不断的磨合。

显然,广场舞要想走得更远,依靠个人力量已经不行。去年5月,在一家健身舞网站的赞助下,中国广场舞联合会在长沙成立。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13个编舞老师齐聚一堂,推选跳交谊舞成名的杨艺为会长,周晔宏当选为副会长。在成立大会上,周晔宏发言,“希望广场舞能从不登大雅之堂,到名正言顺”。

现在中国广场舞联合会仅是民间组织,还处在起步阶段,期待日后广场舞能成为像健身操这样被认可的舞种,编舞老师也被社会尊重。周晔宏对《金证券》记者说。

《《《延伸阅读

18岁的“武疯子”

生命力决定生产力。广场舞能否有生命力,某种程度取决于大妈们还能留恋多久、有没有接班人。联系上“广场小王子”廖鑫时,《金证券》记者有些吃惊。这位在视频里领着一帮大妈翩翩起舞的少年,竟然只有18岁。

廖鑫的家在广西玉林,目前就读于一所中学,此前曾有过在艺术学校学习舞蹈的经历。6岁多,他跟着妈妈到广场上跳健身操,看着小小的他特起劲地扭动着四肢,大人们都忍俊不禁。后来,广场舞的旋风刮到了玉林,妈妈没迷上,廖鑫却一头钻了进去。跟着网络练,然后在广场上“实战”,很快廖鑫声名鹊起。“我的第一个粉丝是位老奶奶,第一天送巧克力,第二天送玫瑰花。”廖鑫甜蜜地向记者回忆。

初一时,听着歌曲一些舞蹈动作就会反复在脑海里出现,他开始尝试着编舞。廖鑫说,广场舞的编排已经落入俗套,四方步、几个重复的动作就能撑起一首广场舞,所以他特意在新颖的舞步中融入阳刚之气。第一支舞曲传到网上后,竟立马引起三百人的“点赞”,目前人气最高的视频能有几千的点击量。

这一两年,廖鑫也会参加一些广场舞活动、录制光盘,很多活动都是自费前往,谈不上收入。尽管自认为“武疯子”,但报考大学他仍会选择管理类的专业。“跳舞这行竞争太激烈,广场舞更是不好说,年轻人跳得比较少,人还是得现实点。”他对《金证券》记者说。 江芬芬

《《广场舞的著作权“路障”

广场舞大妈确实有商业开发的潜质,她们处于人生休闲期,有消费的欲望。但对商家来说,整合资源、培养忠诚度都会困难重重。北京合力智创营销机构总经理冯启对《金证券》记者直言,混迹其中的搭讪、送T恤等病毒式传播,算得上初级的营销手段,但要真正见效会是漫长过程。

如何让庞大的广场舞大妈资源转换为实实在在的效益?他笑称,“这段时间自己也在琢磨这个问题,甚至参加了几家公司组织的老年人活动,观察他们的消费习惯。”在冯启看来,就如海水会有分层,贝壳、鱼虾、珍珠等混杂其间,盯上大妈经济的商家为避免额外支出需要进行有效分层,通过活动门槛、网络社交工具,将广场舞大妈中思维最活跃、最有消费潜质的“珍珠”筛选出来。而与大妈贴近性更强的领域,更容易抢得先机,比如理财产品、保健食品、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等。

对于目前已经冒头的广场舞“粉丝经济”,上海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华东知识产权律师网首席律师吴民平则指出,按照相关规定,不管用在背景音乐还是营业音乐,如果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音乐作品合理使用范围,未经著作权所有人同意,均算违反著作权法。除了个别原创歌手“邀舞”,目前大多数编舞老师都是以走红歌曲为背景,编排上网。记者注意到,少量编舞老师开始兜售光盘或者收徒盈利,只是因为收入较少并未引起社会重视。

实际上,网络的高效传播特性是令广场舞“量变”的重要原因,如果日后“粉丝”经济蓬勃发展,著作权法将为行进中的障碍。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