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COC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浪淀新传奇之救助同学[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3:48 阅读: 来源:COC厂家

秦书业是个大学生,患了抑郁症,到了大三,更严重了,连话都不跟人说,别人跟他说话,也很少回答,回到宿舍里,就一个人对墙躺着,谁都不理,而且两次爬到楼顶上要轻生。都是同学们看到把他拉下来,可是同学们很担心,不可能老看着他呀。

秦书业为什么得了抑郁症,为什么想自杀,是他觉得愧对对父母。秦书业的家在农村,那个地方很贫穷,父母没黑带白地干一年,挣的也就是仅够他的学费钱,每次父母交到他手里的学费,连毛票都有,他知道这意为着什么,父母连一毛钱不舍得花。还有,因为家里穷,当初他就不想上大学,可是父母逼着他上,他这才参加了高考。被录取以后,他还不想上,父母还是那样,还说不上他们就不活了,他这才进了大学门。这三年,他的心里越来越愧疚,越来越郁闷。再想想,毕了业又能怎么样,好多毕业生不是连工作都找不到吗,更别说买房结婚了,自己的专业又不好,还是个不会说话的死脑筋,更不可能找到赚钱多的工作,到了那个时候不更是父母的累赘吗,不如一死了之。死了,父母痛苦一阵子,可是活着,父母要痛苦一辈子。

杨宽也在这个学校读书,但和秦书业不是一个学院,但杨宽有个中学同学叫刘家庚和秦书业一个学院一个班一个宿舍。这天,杨宽来看刘家庚,刘家庚没在屋,只有秦书业一个人在床上躺着,杨宽并不认识秦书业,但问他刘家庚去哪儿了,问了两遍,秦书业也没回答。“什么人啊!”杨宽有点不高兴,心里说。

杨宽只得从屋里出来了,看到了刘家庚正在操场上玩蓝球,就过去喊了他。刘家庚跑到了杨宽跟前,俩人打了个招呼,杨宽就带点生气地说,你宿舍那个家伙怎么回事,我问他话,一句都不回。刘家庚一听,嗨了一声说,他呀,抑郁症,整天想着自绝。“什么,想自杀!”杨宽有点吃惊。“可不是吗,爬两回楼了,都是给我们拽下来的。”刘家庚又说。“为什么呀?”杨宽又问。“不知道,他也不说,问也问不出来,反正家里挺穷的,自卑呗。”杨宽听了,忽然有点同病相怜,自己也是农村的,要不是母亲再婚,说不定要和他一样呢。不行,我得帮帮他,不能让他走了绝路,他走了绝路,他爸他娘还活得了吗。杨宽就对刘家庚说,我们得帮帮他。刘家庚说,不是没帮他,他根本不听。杨宽又说光劝说不行,得做些实际的。刘家庚又说实际我们也用了,给他凑了2000多元钱,他不要啊,还说谁再说给他钱,他立刻就去跳楼。杨宽一时也没了主意。

正好,要放十一长假了,杨宽就想到小红,让小红给出个办法,帮帮秦书业。他就对刘家庚说,让我想想,一定能找到办法。

放了假,他急急忙忙回了老家,没进家门,就上了大浪淀,叫出了小红,问小红怎么救助秦书业。小红笑了笑说,你真够笨的,你带着桶这里的水,回去倒他脑袋上就好了。“就这么简单?”杨宽有点怀疑。“哦,这是第一步,这一步是先给他洗洗脑。”小红说。杨宽明白,这水一浇,就给秦书业洗脑了,把他的抑郁症,自杀念头洗掉了。可是小红又说,你们还得做点实际的,帮他一把。那个秦书业虽然穷,但虚荣心很强,想帮他得把钱寄给他父母,让他父母给他。还得告诉他们,钱是自己挣的,不然他就不会要,还会走老路。杨宽都记住了。

杨宽很高兴,谢过小红,回了家。母亲以及继父见他回来了都很高兴,可着劲的给杨宽做好吃的,可是杨宽却高兴不来,因为自己没有钱,也知道娘没有钱,跟继父又张不开嘴,一直闷闷不乐的。很快3天的假到了,该返校了,还是没能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他这点心思跟本瞒不了小红,小红早把信号输进杨宽继父的思维了。继父用车送他去车站,下了车后,就拿出一张银行卡,拍到杨宽手上说:“这里面有5000,到学校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省钱,用完了给我打电话,我再给往里充。”杨宽心里热乎乎地,真想喊声“爸”可还是张不开嘴。

回到学校后,杨宽带着那桶大浪淀水,就去了秦书业的宿舍,正好,刘家庚和宿舍其他同学都在,秦书业还在床上躺着,面朝着墙。杨宽看了看,把刘家庚和几个同学叫到屋外,说给秦书业来治病,刘家庚和其他同学听了都很疑惑,杨宽也不好把话说明了,只说你们都听我的吧,绝对能治他的病。大家看杨宽不像捉弄人,就点头了,回到屋里就把秦书业跩起来,抓住他。秦书业也不出声,跟个木偶似的,任凭大家摆布。杨宽看了看,拧开桶盖儿,举到秦书业头上,就倒开了!刘家庚等同学都瞪大了眼睛,甚至嘴巴都张开了,都很惊讶,杨宽这是要干嘛呀?不过并没松开秦书业。5升大浪淀水稀里哗啦地都浇到秦书业的头上,浇成了一个落汤鸡!一浇完了,秦书业突然一挣,大叫道:“干吗呀!”大家更愣了,愣了会子,突然都笑了,说:“说话了!说话了!”“你们欺负人!”秦书业哭了,足足哭了20分钟。之后,换上干衣服,端着浇湿的衣服去了水房……

一桶大浪淀水冲去了笼罩在秦书业心灵上“一死了之”的阴霾,他不再抑郁了,也和同学们说笑了,学习的积极性也高了,同学们都为他高兴。

杨宽拿出那5千,班里的其他同学又凑了5千,寄给了秦书业的父母。虽然他们告诉两位老人怎么做,可是老人还是告诉了秦书业。秦书业又把钱退换给了杨宽和同学们。他还说,我不会像从前那样了,人活着是有意义的,我会用我的脑和手活出意义来,于是,他用学余的时间找了份勤工,挣学费挣生活费,完成自己的学业,大家更为他高兴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