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COC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半夜敲墙的女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21:10 阅读: 来源:COC厂家

“唉,兄弟们,你们听说没有?咱们单位的火药库闹鬼了!”说话的这个是我们单位有名的“大喇叭”,名字叫吴庆,无论我们单位发生什么事,都没有他不知道的。

“发生什么了?快讲讲咋个闹鬼法?是咱们单位山上的那个火药库不?”说话间,大家都充满了好奇心,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就是山上的火药库。别急,听我慢慢道来,我也是在王兵和牛铁向领导汇报工作时,不小心偷听到的,他俩吓得跟领导说再也不去火药库值夜班了……”

“刘队长,我和牛铁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看行不行?”说话的是王兵,没参加工作之前当过兵,在单位里天不怕,地不怕,仗着自己有体格,从来没服过谁。单位最苦最累的没人愿意干的活,他都自告奋勇,就为了能多挣点钱。

刘队长说:“什么事啊?”

“我们两个不想……不想去山上的火药库值班了。”这会儿说话哆哆嗦嗦的是牛铁。牛铁是我们单位有名的胆小鬼,能决定去火药库值班也是因为怕王兵。王兵自己申请去火药库值班的时候,领导说了,不能一个人去值班,那地方毕竟偏远,危险。王兵心想得拉个能听话的去,这不一眼就桥上牛铁了,两个人就成了搭档。

刘队长说:“为什么不想去了?”

牛铁:“那地方闹……闹鬼”。

刘队长:“瞎说,怎么可能?无稽之谈!牛铁,平日里我就听说你胆小的厉害,不到半个月,你就打退堂鼓了,瞎编个借口就不想去了?王兵你说说,是像牛铁说的那样吗?我信你的话,你可是老实人,从来不撒谎。”

王兵:“刘队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鬼怪这一说,我只能说我亲眼看到了,确实是像牛铁说的那样,真的有点邪门”。

刘队长:“好,既然你俩都这么说,你俩就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吧。”

王兵:“那我来讲。刘队长,这话要从我俩在火药库值班的第三天说起……”

这天一大早,王兵和牛铁两个人一起巡逻了一圈,遇见了几个村民,闲聊了几句,然后他们两个就回到了屋里,一整天两个人都在屋子里面看电视、聊天。渐渐的夜深了,大约晚上9点左右,牛铁说不看了,早点睡觉吧,两个人就关了电视,关了灯,各自上了床。

不一会儿,王兵就听见牛铁打呼噜了。王兵迷迷糊糊了好一阵儿也没睡着,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就在这时王兵听到了一声拍墙的声音。‘啪’!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就没有当回事。没过一会儿,又是“啪”的一声,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一声连着一声的“啪、啪、啪……”王兵立马就起身,小声的叫醒了牛铁……

王兵:“牛铁,牛铁,别睡了,快起来,你听……”

牛铁:“咋地了?王哥,大半夜的听啥?”

王兵:“别说话,听……”

“啪、啪、啪……”又是一阵像是手拍墙的声音响起。

牛铁:“坏了,不好,王哥,有人进来了,是不是偷东西的?”

王兵:“谁家偷东西的动静弄这么大,明抢啊?没王法了还?”

牛铁:“那王哥你说是啥?”

王兵:“走,拿家伙,不管是啥,先出去看看。”

说着,两个人拿起电棍,借着月光,轻轻地把门推开。空旷的走廊漆黑一片,两个人悄悄地走出了屋门,那啪啪声还在继续着。两个人听着声音确定了方位,应该是走廊尽头传过来的。两个人并排悄悄地走过去,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慢慢地两个人靠得越来越近了,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正在这时,牛铁一把拉住王兵躲进了拐角处,小声的对王兵说:“王哥,别走了,快看,那边好像有个女的……”

顺着牛铁的手指看去,还真有一个人,借着月光看去,那个人披着长头发,穿着一身红衣手高高举起,正在一下一下的拍着墙面。

正在王兵看的过程中,牛铁对他说:“王哥,咋办?我不是胆小,大半夜的这是闹的哪出儿?不会是女鬼吧?那咱俩咋办?”

王兵:“还能咋办?先别管是人是鬼了,万一真是偷东西的弄个障眼法,弄丢了雷管,咱俩回单位吃不了兜着走!听我的,我数123,你就去把走廊灯打开,然后看我的。万一真是偷东西的也别怕,我在部队也不是白练的,万一不是小偷是别的,咱俩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牛铁:“好,我听你的,王哥”。

一瞬间,走廊灯全部亮起,王兵从拐角冲出来,刚想大喊,王兵愣住了,人呢?那个拍墙的女人呢?空空如也的走廊里只有王兵和牛铁两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

牛铁:“王哥,这是咋回事?人呢?是咱俩出现幻觉了吗?”

王兵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这样,咱俩把所有房间的灯都打开,一间一间的检查,看看丢东西没?然后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疑痕迹。”

空野漆黑的大山上,整个火药库的灯都亮了起来……

牛铁:“王哥,咱俩都找一个钟头了,别说人了,连个老鼠都没有,东西也都好好的放在那儿。真是奇怪,莫非刚才真是咱俩出现幻觉了?”

王兵没有回答。两个人安静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走着,仿佛一直沉浸在刚刚发生的那一幕里。

王兵:“去他妈的吧,不找了,反正东西没丢。回屋!爱咋咋地!”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回到了屋里,坐在床上,谁也没有躺下,谁也没有说话。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毕竟听到也看见了,实在不能说服自己那是假的。就这样两个人坐了一宿。

天天渐渐亮了,太阳光缓缓射进屋里。

牛铁:“王哥,咱俩回单位跟领导汇报一下吧,我不想再多待一夜了。”

王兵:“怂货,这就怕了?咱俩都不知道昨夜看到的是真是假,现在冒然回去,说着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事,谁会信?现在回去会被整个单位笑掉大牙!听我的,兄弟,咱俩再待上一段时间看看……”

接下来的几天夜里再也没有听到“啪啪啪”的拍墙声,两个人的心也放松了许多,都不去提那天夜里发生的一切。

但是好景不长,等到了第四天夜里……

牛铁:“干啥呢,王哥,大半夜你对着电视发呆?”

王兵:“兄弟,我不是吓唬你,我总觉得自从上回那事以后这几天夜里都太过平静了……你说平时夜里也能听见几声老鼠叫,猫叫,鸟叫什么的,可你没觉得这几天夜里一点声都没有吗?”

牛铁:“王哥,你可别吓唬我,我没你心细,你是练家子,发觉身边的异常也有可能,我还真没注意过你说的,但是你这样一说,我现在回想一下,好像真的是你说的这样,”

王兵:“好了,兄弟,别瞎想了,能看见的不可怕,看不见的才是最可怕的,我觉得这样的异常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听我的,兄弟,今天夜里别睡觉……”

牛铁看着王兵,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事情就是这样,要发生什么的时候,身边的一切都是异常的,同时人的第六感莫名的就准了。这种规律谁也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就是这样……

夜更深了,王兵关掉了电视,熄了灯,两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牛铁被一声呼噜吓得坐了起来,原来是王兵睡着了,牛铁因为王兵说的话,绷紧了神经,这时候看见王兵睡着了,心里更害怕了。

牛铁自言自语了一句:“告诉我别睡觉,自己却睡着了,什么人啊,就知道吓唬我,拿我开心。”

在这时走廊里传出了“啪”的一声,牛铁大气都不敢喘,静静的听着,似乎不愿意再听见第二声。但人都有好奇心,心里也盼着出现第二声。正如牛铁期盼的,第二声如期而至,“啪……”

牛铁再也待不住了,想回过头喊王兵,一回头却发现王哥直挺挺的坐在床边,仿佛也在听着这诡异的拍墙声。

牛铁:“王…..”牛铁没等说完,就看见王兵给了自己一个嘘的手势。

王兵用手势告诉牛铁,拿电棍,小点声,跟着自己出去,牛铁两条腿已经开始哆嗦了,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前几天夜里发生的一切,腿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但还是硬着头皮跟着王兵轻轻的走了出去。

还是空空的走廊,漆黑一片,啪啪的声音一下连着一下。还是那个位置,走廊的尽头,两个人悄悄地来到走廊拐角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位置,果不其然,那个女人又出现了,面对着墙,手举得高高的,一下,两下,三下,不断地拍着墙面,发出啪啪的声音。

牛铁小声的说:“王哥,快看,又出现了,真的不是幻觉,这可怎么办?”

王兵回答道:“小点声,咱俩别出声,看看她到底要干啥,实在不行再开灯。”

两个人就在那看着,那女人都是一样的动作,啪啪地拍着冰冷的墙面。

正在这时,牛铁看着看着发觉到了异常。

牛铁轻声说道:“王哥,你听,听见什么不一样的动静没有?”

王兵:“什么不一样的动静?”

牛铁:“听,你没觉得除了这个女人拍墙发出的声以外,还有一个沉闷的声音吗?好像也是拍墙的声音,但是不如这个清晰,这个女人拍完墙,抬起手,但是声音没停,还在继续,这个啪啪声是不间断的,那个声音发出的声不如咱俩看见的这个女人发出的声音响。”

王兵一开始没觉得,但听到牛铁这么跟自己说,仔细地听了一下,果然和牛铁说的一样。王兵陷入深思,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不止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有其他人?他下意识地环视一下周围,除了眼前这个女人没有其他人啊。王兵想着想着更害怕了……

这时牛铁说道:“王哥,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外面传来的。”

王兵仔细的听着,果然声音真的是从外面传来的。

王兵慢慢的移动脚步,牛铁看着王兵在动,跟在王兵后面,两个人来到了火药库的大门口,两个人轻轻地推开了大门,探着脑袋向外看去,山上的夜不如走廊里那么漆黑一片,借着月光,两个人看着墙外,这一看不要紧,两个人顿时慌了神,乱了阵脚。

月光下,两个人终于看清了。墙外面也有一个女人,也是穿着一身红衣,披着头发,举着手,一下一下地拍着墙。

天呐!两个女人都是一样的机械动作!

正在这时,外面拍墙的女人似乎发现了他们俩人,回头冷冷一笑,那笑容充满着诡异,让人看上去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俗话说的好,但闻鬼哭,莫见鬼笑。

王兵再也忍不住了,大叫:“铁,快跑,有鬼,快跑!”

王兵撒腿就往外跑去,似乎要赶快逃离这个地方,牛铁见王兵跑,也撒腿跟着跑了出去,头也不敢再回一下,就这样跑啊跑啊,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跑到了山下农户的门前,两个人一边砸门一边喊:“有人吗?快来人!闹鬼了!闹鬼了!救命!”

周围的农户听见喊声都亮起了灯,打开门。

牛铁和王兵看见有人出来了,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赶快就冲了上去。

这时村长也出来了,见到面如死灰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不是山上守火药库的人吗?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吓成这样,不要怕,慢慢说。”

两个人一句我一句,村长听后说:“走,大伙儿,一起去跟着看看,人多阳气重,都搭把手。”

在村长的号召下,七八个大汉跟着他们两个来到了火药库,走进去一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村长围着楼走了一圈,回头跟他们说:“造孽啊,造孽啊,我早就跟施工的人说过不要在这盖楼,就算要盖遇见坟头也要保证坟头周围3尺不动土,那是对死者的尊重,不但不听,还偏偏盖在了中间!”

大家都看着村长不说话,村长又说:“以前咱们村有一对孪生姐妹,长得非常像,后来两姐妹又都同时准备要嫁人了。没想到天公不作美,就在两姐妹筹备婚礼的时候,两姐妹出去逛街,被大货车撞死了。大伙一合计,两姐妹生前那么好,死了也要在一起,就提议把她俩葬在了一起,就是你俩看见的那个地方。没成想盖房子的时候,一面墙砌在了两姐妹坟头的中间,这不就是造孽嘛,离得那么近,可是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

牛铁和王兵听了以后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但心里也是酸酸的,不是个滋味,怪不得一个在里面拍墙,一个在外面拍墙,他们是在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啊!当下,两个人跟村长要来了香,给这姐妹两上了柱香。

过了几天,山上的火药库被拆了,在旁边重新建了个库房。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