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COC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国企混改方向锁定增量专家非私分盛宴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4:21:26 阅读: 来源:COC厂家

大国企混改方向锁定“增量” 专家:非私分盛宴

中石化以新销售公司29.99%的股权向全球25家投资者募集现金1070.94亿元人民币的事件正在把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向高潮。

作为本轮国企改革的重要一环,混合所有制承载着“探索新的产权制度、激发企业内生动力、促进经济持续繁荣”的重任;同时也让能源、电信、金融等核心经济领域向民间资本开放更多空间。但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却也给人们带来不少的困惑和争议。

比较聚焦的问题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本质上就是股份制改革,但国企的股份制改革其实已经提了很久,本轮国企改革将混合所有制作为语境到底有着怎样的内涵和意义?混合所有制到底是混增量还是混存量?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否可以搞定向增发?是否可以通过国有“优先股”或“黄金股”的方式来推进国企改革?国家有没有必要开列混合所有制的负面清单,出台限制国有经济在竞争性领域的目录?

本轮改革针对大型和特大型国企

统计数据显示,在整个国有经济当中,真正国有的比例,只占50%多一点,剩下都是非公有的比例,在纯粹私营企业总额当中,真正私人的股权占比只占67%,其他也是包含一些国有、集体和混合的,或者是法人的股份。

在所谓的外资企业中,纯粹由外商所持企业产权也只占76%,剩余是国家的、法人的或其他的性质的股权。

同时,根据最新的第二次普查资料,中国现有就业的80%是私营经济在吸纳,而新增就业90%由私营经济承担,同时,私营经济产值在GDP产值中占了2/3的比例,而公有包括国有和集体的,在工业企业的实收总额当中,只占20%多一点。

针对上述数据,北京大学副校长刘伟表示,“这说明无论从微观层面还是宏观层面来看,中国不同产权性质的任何一类,包括国有、非国有、外商、民营等,在相当一批企业的产权构造已经是混合状态了。”

那么,在中国已经进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践历史进程的今天,为什么还要格外强调混合所有制改革呢?在刘伟看来,这一次的改革,是从所有权角度聚焦在国有大型和特大型企业方面制度的深化改革。

刘伟告诉记者,“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和基本特征,这样逐渐深入到所有制改革,而所有制改革很重要的方面,我们提出抓大放小,‘放小’指的就是一些竞争领域的非公有化,实际上就是混合所有制。但是,我们今天再一次提用混合所有制的形式作为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的重要方式,则与此前有着不同的意义。此前是小的国有企业,而这一次,则是大型和特大型国有企业。”

不过,刘伟也强调,“用混合所有制的经济形式改造大型和特大型国有企业,它的根本性困难在于我们要明确用混合所有制对大型特大型国有企业改造的目的,重要任务以及出发点到底是什么。只有明确了这些,才能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构造一个微观的制度基础。”

当前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把市场机制和公有制对接起来,获得市场竞争性的效率,无论在实践,还是理论上都面临重大突破。

因此,刘伟认为,当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点和难点在于,“我们要确立哪些企业应该进行怎样的改革,让它能够纳入市场规则的硬约束,满足市场机制对它的基本要求,需要明确哪些国有大型、特大型国有企业,应该纳入这个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基本考虑。”

不仅如此,刘伟还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还面临一些操作层面的问题,比如法制,法制环境要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报酬公平,进入自愿,退出自由。法律上要保护退出自由。”

“另外,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有成本的,涉及到很多的债务问题、产权交易问题,以及一系列制度摩擦,而解决这些制度摩擦是需要资源的,这就是改革的费用,你能筹措到多少改革的费用,决定我们推进这项工作的程度和速度。”

混合所有制改革重在“增量”而不是“存量”

虽然本轮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针对的大型和特大型国企,但是如何改也是一个大的问题。是在原有的产权基础上直接向非公资本和社会资本出售,还是扣紧存在增量空间的产业领域,在引入战略资本的同时进行资源上的对接,利用私营经济活跃的生产力和更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创造新的产值呢?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微博)提出了当前混合所有制改革存在的五个误区。

“第一个就是要走出‘混合所有制就是私有化’的误区。有些人只知道咀嚼西方经济学,以为只有私有制、传统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才能对接,认为除了国有投资就是私人投资,恨不得在五年之内把国企压到10%,这种舆论已经呼应不了目前的时代特征,所以今天就是要发出正面声明。”刘纪鹏说。

“第二个误区就是不要以为混合所有制是私分盛宴,有些人觉得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都得拿肥的,这一点也是错误的,我们愿意在这场改革中让人们受益,但是不能让个别人受益于不守规则的私分盛宴。”

在刘纪鹏看来,“第三个误区就是不要因为混合所有制就是混改,现在有些人借着混合所有制没有规则,以为混合所有制就是胡乱盖一锅。”

“第四个就是要走出混合所有制单兵突击的误区,现在针对国有资本的改革,我们财政部、发改委、国资委、教育部、卫生部也都在管,但是现在看来各唱各的调不行,混合所有制已经跑在前头了,但是切不可单兵突击,这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大问题,必须要有统一的监管。”

“第五个误区就是走出为了混合所有制而混合所有制而进行盲改的误区。”

在刘纪鹏看来,“混合所有制的改革重点在于增量,而不是存量,如果是存量改革就与私有化没有太大的差别。事实上,从中国历史上每一次的重大改革来看,包括股权分置改革,都是通过增量的改革带动的整体的改革,最终我们成功了,而其他采用改存量模式的国家则出现了失败。”

西安绝缘轨距拉杆

重庆缩水机

石家庄塑胶跑道造价

杭州沈阳弯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