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COC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法官接到求援之后

发布时间:2020-11-23 02:03:28 阅读: 来源:COC厂家

图为杜爱兰在接待村民李某。 袁媛 摄  6岁女童被烟花炸伤,赔偿成为难题;宅基地被他人侵占,当事一方情绪焦躁。两起村民之间的矛盾纠纷,村里、乡里几次调解均不奏效。情急之下,乡干部把电话打给法庭庭长——

本报记者 杨相民

“我们这里有两起村民之间的矛盾纠纷,村里、乡里调解了几次都没能解决问题,请您来给我们帮帮忙……”接到武安市马家庄乡党委副书记打来的电话时,磁山法庭庭长杜爱兰正在参加全省政法系统大讲堂学习,但她没有犹豫,答应翌日下午前去调解。  第二天,忙了一上午的她中午没有回家,草草吃过午饭,便带着两名法官向马家庄乡赶去。   之前,杜爱兰对这两起纠纷作了了解。一起是井湾村6岁女童赵某今年元宵节时被他人燃放的烟花炸伤右眼上部,赔偿问题一直达不成一致意见;另一起是井家峧村李某称宅基地被他人占去25平方米并卖掉,由此引发李某上访。  马家庄乡距法庭20公里,警车沿着盘山路左转右拐、上山下坡,法官到达时已是13时40分。  马家庄乡政府会议室里,6岁女童赵某所在村的党支部书记、乡政府的法律顾问、派出所的民警都来了,乡干部也已在此等候。三名法官落座后,杜爱兰开门见山:“政府部门、公安部门以及我们法庭有关人员都来了,咱三家应本着为伤者主持公道、达到当事双方均能接受和满意的目的,来妥善处理这个问题。”  杜爱兰话音刚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发表见解,“首先要弄清伤者目前治疗花了多少钱”,“还要考虑到以后医疗费的投入”,“厘清双方各自的责任也是关键问题”,“应该把双方当事人都找来,听听各自的想法和意见”,“要找到一个中间点,双方都能接受为好”……  听了大家的意见后,杜爱兰表明自己的观点:“我们宜面对面听情况,背对背做工作,争取调解处理。”  受伤女童的家人走进会议室,她的姥姥从一个绿色手提布兜里拿出一沓票据,理直气壮地说:“打官司重证据,这是孩子的病历和住院以及治疗费的票据。孩子治疗俺花了15500元,对方付了14000元就不管了。再说,一个女孩儿才6岁,以后的治疗、整容咋办?”  杜爱兰安排受伤女童的家人坐下,安抚道:“你们家里人都来了,今天不是开庭,有什么想法敞开说,大家一起想解决问题的办法。”她提议女童的家人合计一下前期治疗加上后续治疗费用,确定一个合情合理的赔偿数额。  受伤女童的家人经过商量,提出要对方赔偿包括前后期治疗、住院以及护理费、误工费等在内共7.4万元。  杜爱兰说:“伤者是儿童,不存在误工费问题。至于住院费、医疗费、护理费,法律都有明确的标准,可以查询,你们提出的赔偿额是高于相关规定的。再者,未成年人受伤,家长作为监护人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她表示会把这个赔偿数额转告对方,听一下对方的意见,争取最大限度地维护受伤女童的合法权益。  一席话说得受伤女童的家人点头称是,三位家长异口同声:“行,这事就听你们的。”  受伤女童的家人刚走出屋,井家峧村的李某便走了进来。其述称宅基地被同村的李某某8年前占去25平方米并卖给他人,要求返还被占去的宅基地,并追究为李某某办假手续者的责任。因李某还要赶山路回家,在其详细说明情况后,众人让其先回去,之后给他一个说法。  从13时40分坐到会议室,三位法官一直未曾起身,放在面前的水杯也没顾上端一下。天色暗了下来,会议室的灯亮了。当事群众已经回家,杜爱兰和乡村干部们还在讨论着。  是不是让侵占者给李某一些补偿?村里能否再划给李某一片宅基地?杜爱兰最后决定:如果李某能拿出合法有效手续,就依法帮他找回失去的宅基地。  记者得知,磁山法庭辖区有三个乡,9万多人,最远的村距法庭25公里,多数处于山区。类似的纠纷,去年他们通过诉前调解100余件,90%达成协议。

Hana妹图片

日本长腿妹妹葵ゆりか性感内衣写真图片

玉珠掩盖不住的风情

259LUXU-957

相关阅读